今天是:
 
當前位置:首頁 >> 筆桿子 >> 內容瀏覽
 
我突然讀懂了“你”的意義
日期:2020-05-09 09:55:42 來源:共產黨員網 作者:國家統計局日照調查隊 胡珊珊 點擊:0 
 
 
  時間就像一架馬車,奔跑如飛,一路向前,從不曾為任何事情停滯不前,彈指一揮間八年過去了,朋友圈又在提醒我一年一度的母親節即將來臨。往年,我總會去墳前送上一束康乃馨,以寄相思之情。在過去的二十五年乃至現在,母親的諄諄教誨和人格魅力一直是我此生最大的財富,她賦予我生命,撫養我長大,教會我做人,但遺憾的是我卻未能陪伴她到老。這些年每每遇到挫折,母親就像一盞燈塔時刻為我照亮前進的路,庚子年疫情下的母親節過得愈發特別,在此追憶兒時二三事。

  汽水·誠實

  三歲時,我愛上喝濃縮橘子汽水,每天中午我都很“大氣”地喊表姐(大我三歲)去鄰居爺爺那里買汽水,就這樣枕頭底下的三十幾塊壓歲錢很快被我消耗殆盡。一個午后,母親做工回來餓得著急,想拿零錢去買點豆腐,發現錢都“不翼而飛”了。可能是又累又餓又急又氣,母親嚴厲的審問了我,我承認是我拿的之后,母親就拿著笤帚繞著老房子追著打我,那是母親第一次打我,但是并沒有怎么打到,就被趕來拉架的姥爺攔住護住了我。母親晚上摟著我心平氣和地告訴我:你還小,干什么事情都要先跟大人說一聲,尤其涉及到錢,不能“偷偷摸摸”地花掉,實話實說媽媽就不會責怪你。后來我想到母親的勞累與困境,也似乎明白雖然那是我自己的錢,但是我才只有三歲,還不能享有完全的支配權。從那以后,我無論遇到什么事都會事先告訴母親,凡事坦誠,讓她幫我參謀,包括后來上大學結交男朋友、畢業工作思想動態等。

  鼓號隊·守信

  讀小學二年級時,學校組織鼓號隊去中心學校參加比賽,校長挨個班級挑選鼓號隊隊員,我幸運地被選上了。我滿以為母親會替我開心,幫我買參賽服裝,但是母親并沒有答應,或許她不重視文藝節目,或許有難言之隱,畢竟我了解到40元的服裝費用相當于半學期的學費。但是我沒有氣餒,我甚至跟母親“揚言”如果我考年級第一,就給我買,母親答應了,自然我穿上了表演服參加了比賽。往后的十幾年每每有需求,我好像只有靠“考第一”這唯一的套路來換取母親的支持。后來母親告訴我,她那樣做一是為了讓我知道兌現諾言的重要性,二是她知道只有不斷地鞭策,我才能不斷上進,因為我是個“散漫主義者”,缺乏自律,尤其是學業成績忽上忽下。多年來,母親的苦心時常在我心里翻騰,多希望還能像個孩子,回到她鞭策我的時候!

  雙重打擊·遺言

  我本生在新時代,長在紅旗下,是幸福的一代,但遺憾的是生活依然是一道道坎坷。高中時父親不幸患上結腸癌,在母親的悉心照顧下,術后延續了大約九年的生命,在我大學畢業不久離去了。父親的離去對母親是個致命的打擊,看著孱弱的母親茫然的神情,我極力克制,總時不時找點開心的事情讓她打發時間,但是兩個月后的中秋節,她去答謝一位親朋,回來的路上遭遇了車禍。母親躺在ICU的17個白天黑夜,我好像流盡了一輩子的眼淚。到母親出殯那天,我的眼睛都是干澀的,我對舅舅說,我哭不出來了,舅舅安慰我沒關系。盡管母親躺在ICU渾身疼痛難忍,她靠著頑強的意志,借用短暫的探視時間,瞇著腫脹的雙眼,微弱地對我和妹妹說:“好好學習,將來做個對社會有用的人,你們姐妹倆要互相扶持,聽老大的話,孝敬姥姥、姥爺還有舅舅們……”那一刻,我看見淚水在她眼角靜靜地流淌,這是17天來我聽到母親講的第一句也是最后一句話。現在回想起來,那時的我是麻木的,只是一個勁兒地告訴她會好的!不曾想過那即是永別,竟也是她用盡最后的力氣指引我走余生的道路!

  疫情·“出征武漢”

  2020的春節注定是一個特殊的春節,突如其來的疫情讓所有人短期內都陷入了恐慌。武漢封城為保一國平安,白衣天使一批批“逆行”出征武漢。幺妹是我最親的人了,此時的她已經是上海三甲醫院的一名麻醉醫師。就在全國白衣天使陸續出征的日子,她發來微信:“姐,我們醫院在召集出征武漢的人員,你愿意讓我去么?”我沉默了,心里萬般不舍,我問她:“你想去么?怕不怕?”她說“如必須,我得去,這要看院方出征要求,我想先征求你的意見,個人來說,需要我的話我選擇去,舍小家保大家,沒有國哪來的家。”我悲喜交加,沒有硝煙的戰場卻也是一場惡戰,我擔心,但卻為她的懂事欣慰,這都是母親諄諄教誨的成果。我告訴她,我支持她去,國家需要我們,隨時準備著,但是一定要做好防護保證自身安全!后來醫院派出的都是主任層,讓年輕人鎮守上海陣地,幺妹被分到了應急小組,包括為新冠肺炎患者插管等工作,期間因為間接接觸疑似病例被重復隔離,幸運的是安然無恙,如今繼續在崗位上值守。

  調查輕騎兵·緣來是你

  2019年7月,緣分使然,八年基層路,讓我在素白年華拾得一枚花開,通過調劑我進入了調查隊這個大家庭。統計調查對我來說并不陌生,三農普,四經普的親身參與讓我對統計有了一定的認識,在總隊入職培訓時也初步了解到PMI、PPI、CPI等一些概念,但是真正喜歡上調查工作是來日照隊工作幾個月以后的體會。因為過去的特殊經歷,讓我在人情方面變得些許冷淡,但是新領導和新同事的關懷充分展現了好客山東的精神內涵,讓我在他鄉逐漸找到了歸屬感,慢慢釋懷。尤其是在疫情期間,不管天氣環境如何惡劣,同事們始終堅守在崗位,下沉社區一線防疫,本色出演調查輕騎兵的職責擔當,讓我深深感動!初入職時,我迷惑于工作角色的定位,甚至不清楚我的職業選擇是否正確,是否有意義。但是幾個月以后,我逐漸明白了“國調隊”的意義,就像CPI調查與老百姓的幸福生活息息相關,疫情下的CPI工作顯得尤為重要,這一刻我內心是踏實的。無獨有偶,調查隊其他專業均發揮了對民生熱點的監測作用,雖然工作有些繁瑣,但是意義非凡。在當今時代,每代人有每代人的使命,在疫情期間,各行各業都對社會做出了應有的貢獻,作為一個平凡人,一個有著十年黨齡的國調人,我亦當竭盡所能,盡管生活以痛吻我,但我依然選擇報之以歌,雖歷經世事但內心依舊期許自己努力做一個心中有火,眼里有光,不斷向前奔涌的“后浪”,活成自己心中的太陽,誓以青春之筆,書寫調查人生!
 
 
熱點文章
最新文章
組工首頁組織部概況黨務公開通知公告組工專題大學生村官12380舉報網友情鏈接聯系我們
中共忻州市委組織部主辦 版權所有 2010-2011 晉ICP備10202212號
聯系電話:0350-3039257 郵政編碼:034000 電子郵箱:sxxzzgw@163.com 技術支持:忻州網
您好,您是進入本站的第 位訪客
新时时彩图表投注 - 点击进入